《绝品上门医婿\/绝品上门医婿》陈鸣,秦清 全本小说免费看

小说:绝品上(shang)(shang)门(men)医(yi)婿\/绝品上(shang)(shang)门(men)医(yi)婿

小说(shuo):现(xian)代言情

作者:番(fan)茄炖牛腩

简介:妹妹病重,医药费又被岳母挪用,老婆还跟别的男人去了酒店
上门女婿,受够羞辱……
传承到手,但见他蛰龙云中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!

角色:陈鸣,秦清

绝品上门医婿\/绝品上门医婿

《绝品上门医婿\/绝品上门医婿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1章 那可是救命钱!

送外(wai)今天(tian)最后一(yi)单外(wai)卖,陈鸣坐在路边长长的吁(yu)了口气。

几个月来,陈鸣起早(zao)贪黑的送外卖(mai),就是要攒钱给妹(mei)妹(mei)做手术。

今(jin)天(tian)这单做(zuo)完之后,妹妹的手(shou)术费就(jiu)算是齐活了(le)。

这(zhei)时,手(shou)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
把(ba)手机拿出(chu)来一看,是医院打来的。

“陈鸣先生,我是来通知你,今天是交手术费的日子。
今天不交,那匹配到的骨髓就归别人了,你妹妹得重新排队。

陈鸣急切的说道:“好,我马上来医院缴费,请不要把骨髓给别人。

陈鸣一路狂(kuang)奔回(hui)到了(le)公司,找到了(le)财务(wu)处(chu)的负责人(ren)。

“你好,我来领这个月的工资。

负责人敲了几下键盘,说:“你的工资已经被人领走了。

陈鸣顿时就急了,说:“怎么会这样?谁领走的?”

“电脑上显示,是一个叫钱彩月的女人领走的。

丈母(mu)娘!

陈鸣脸色(se)顿时变得很(hen)难看。

回到家中,丈母娘(niang)钱彩月(yue)、小舅子以(yi)及(ji)他女朋友都在(zai)沙发上(shang)坐着(zhe),而(er)茶几上(shang)摆着(zhe)一(yi)个古色古香的檀木盒(he)子,里(li)面是一(yi)摞(luo)摞(luo)的红色钞票!

“丫头,这钱是阿姨的一点心意,你可不要拒绝哦。

女朋友美滋滋的将檀木盒子抱起来,甜甜的说道:“谢谢阿姨。

“早晚都是一家人,别这么客气。
”钱彩月笑盈盈的说道。

见此(ci)一(yi)幕(mu),陈(chen)鸣的眼睛瞬间就红(hong)了!

那是他的盒子!那里(li)面是他三年(nian)来(lai)省吃俭用攒下来(lai)的钱,加上这个月的工资(zi),刚好二十万(wan)!

这是妹妹的救命钱!

钱彩月竟(jing)然把这笔钱拿来做人情!

“妈,这钱是给我妹妹救命用的。
”陈鸣攥紧拳头,咬牙说道。

钱彩月不屑的说道:“又不是亲妹(mei)(mei)妹(mei)(mei),你激动(dong)什么呀?而(er)且你妹(mei)(mei)妹(mei)(mei)的那个病是绝症,治不好的,花(hua)再多钱都(dou)等(deng)于打水漂,而(er)秦朗(lang)马(ma)上要(yao)结(jie)婚了,你作为姐夫的,帮(bang)他不是理(li)所当然的事情吗?”

理所当然?

陈(chen)鸣听(ting)到这四个字,顿时(shi)就压不住心里的(de)火(huo)气(qi),暴怒(nu)的(de)吼道:“他是我(wo)小舅子(zi),我(wo)就理所(suo)当然(ran)的(de)应该帮他?那紫雨还是我(wo)妹(mei)妹(mei),怎么不见你(ni)们理所(suo)当然(ran)的(de)帮忙(mang)?”

妹妹病发急需用钱的时候,陈鸣跪在地上央求钱彩月拿钱出来救人,她不为所动。
如此自己总算是凑齐了费用,却被她拿来给未来儿媳妇当见面礼!

当初要不是紫雨一家收留了他,陈鸣早就饿死街头。
所以他发誓,这辈子都要拿紫雨当亲生妹妹一样对待!

“你嚷嚷起来还没个完了是吧?就你妹妹那个病痨鬼,治好了也是个废物,还不如让她死呢,她死了之后咱还能拿到一笔保险赔偿款。
说起这个,你明天去一趟保险公司,把受益人改成秦朗,这样他就有钱买房子了。
”钱彩月说道。

陈鸣气的周身(shen)发抖,恨不得冲过去把钱彩月一顿暴打。

拿自(zi)己(ji)的积(ji)蓄当人情也就罢了,现在竟然还惦记上了妹(mei)(mei)妹(mei)(mei)的保(bao)险赔(pei)偿款!

陈(chen)鸣喘着(zhe)粗气,咬牙(ya)切(qie)齿的说(shuo)道:“你还是人(ren)吗(ma)?你还有(you)点人(ren)性吗(ma)?你就(jiu)不(bu)怕遭报应吗(ma)!”

钱彩月一拍桌子站(zhan)起来,破口大骂道:“姓陈的(de),你敢咒(zhou)老(lao)娘!你忘了自(zi)己是(shi)什么(me)身份了吗!”

“当年(nian)要不(bu)是老爷(ye)子误信谗言,逼(bi)着我女(nv)(nv)(nv)儿招上门(men)女(nv)(nv)(nv)婿,你(ni)能(neng)进我秦家(jia)(jia)的(de)大门(men)?别人家(jia)(jia)的(de)女(nv)(nv)(nv)婿,要么才华(hua)横溢要么腰缠万(wan)贯,而你(ni)一天到晚(wan)就知(zhi)道送你(ni)那个(ge)破外卖!也不(bu)知(zhi)道我家(jia)(jia)撞了什么邪,摊上你(ni)这么一个(ge)祸害!”

陈鸣说道:“我再说一遍,把钱还给我。

钱(qian)彩月指着门口:“给老娘滚蛋(dan)!”

陈(chen)鸣面容(rong)狰狞的说:“是你(ni)逼(bi)我的!”

他冲上去想要(yao)把檀(tan)木(mu)盒(he)子抢回来(lai)。

结果脚底下一个拌蒜,竟(jing)然直(zhi)接扑在(zai)了小(xiao)舅子女朋友的身上(shang),对(dui)方顿时就尖叫起(qi)来:“非礼啊!”

陈鸣手忙脚乱的试图站起来,嘴里还在解释: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

但越是着(zhe)急越出错,他(ta)的手(shou)不小心(xin)又(you)碰到了不该碰的地(di)方(fang)。

小舅子(zi)一看,好家伙,老子(zi)女人的豆腐你(ni)都敢吃,找死!

小(xiao)舅子拿起一旁(pang)的(de)花瓶,狠(hen)狠(hen)的(de)砸在了陈鸣的(de)脑袋上,嘴里还骂骂咧咧:“我(wo)的(de)女人也是你能碰的(de)?我(wo)打死你!”

陈鸣顿觉一顿天旋地转,原地晃了(le)几下后,仰面(mian)而(er)倒。

但小舅子还(hai)不准(zhun)备放过(guo)他(ta),继(ji)续对着他(ta)拳打(da)脚踢。

陈(chen)鸣毫无还手之力,不过他的(de)眼睛始终没(mei)有离开那(nei)个檀木盒子,嘴里还不断的(de)重复:“那(nei)可是救命的(de)钱呐,还给我(wo)……”

可惜,他(ta)的(de)哀求无人回应(ying)。

几(ji)分(fen)钟后,陈鸣在小舅子的拳头下昏死过去。

秦(qin)朗见陈鸣跟死狗(gou)一(yi)样趴在地上(shang)一(yi)动不(bu)动,咽了(le)咽口水(shui)说道:“诶,别装死啊,快起来!”

“不(bu)会被(bei)打死了吧?”小舅子女朋友小声的说道。

钱彩月立刻说道:“胡说什么?我儿子就捶了他几下而已,怎么可能打死他。
这家伙的身体本来就问题多多,搞不好是什么突发性疾病。

秦朗连(lian)连(lian)点头,说道:“对(dui)(dui)对(dui)(dui)对(dui)(dui),肯(ken)定(ding)是(shi)这(zhei)样(yang)的!可是(shi)我们要怎么办(ban)呢(ni)?”

钱彩月说道:“放你车子的后备箱,然后扔到荒郊野外去。

秦朗说道:“姐问起来怎(zen)么办?”

“就说他跑了呗,你姐嫁给他那是老爷子的意思,现在老爷子死了,你姐也应该重获自由。
哦对了,说起这个差点被正事忘了。

钱彩月跑到自己房间,取(qu)出来一份(fen)离婚合同,然后拿起陈鸣的手指头,在合同上(shang)摁下了手印。

钱彩月满意得很,说道:“回头你姐回来了,就把这个拿给她,让她也签个字。
从此以后你姐就自由咯,至于这个废物,谁会关心他的死活,赶紧抬走,躺得越久家里越晦气。

小(xiao)舅子(zi)驱车狂奔了近(jin)八十公里(li),终于把陈鸣的“尸(shi)体”给处理(li)掉(diao)。

陈鸣在暴雨中醒来,但周身(shen)的剧痛(tong)让(rang)他动弹不得,想到妹(mei)妹(mei)还在医院生死未卜,陈鸣悲痛(tong)难当(dang),气急攻心之下喷出一(yi)口血来,再(zai)度晕了过去。

鲜血顺着脖子流淌到了胸口,染红了那枚双鱼玉佩。
陈鸣的意识被拽入了这枚玉佩当中,一个白须白发的老者漂浮在半空之中,双眸晴朗,湛然若神。

“吾乃上古医仙,此玉佩中包涵我毕生所学!得我传承者,当悬壶济世、普度苍生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
分享
评论 抢沙发